關閉

當前位置:首頁 - 網賺雜談 - 正文

[轉載]網賺灰產之情色場---九公子

admin 2018-06-21 625°c

網賺灰產之情色場-九公子

這是一個關于網賺灰產的故事,一個7個月賺2千萬的故事。

法網恢恢,疏而不漏,面對誘惑,一旦開始,結局便已注定!

亂欲情迷的街頭,充斥著頹廢、絕望、悲觀。

男歡女愛的情色場,上演著豪放,孤獨,病態。

活著究竟是為了什么?

也許,人就是獸,活著只是單純的為了活著。

或者說,人本就是獸,活著就是為了各種欲望。

------題序

山東泰安,泰山區五馬村。

一眼望去,皆是高矮不一的握手樓。從村口順著主道一直往里走到,走到底有一棟5層高,略顯老舊的居民樓,樓外墻壁有好幾處,脫落巴掌大的馬賽克墻磚;窗戶防護欄桿,銹跡斑斑;剛踏進樓道,可見一大片的小廣告。

走到5樓,左轉還有一條樓梯。樓梯上去,是一個單間加蓋的鐵皮房。

九公子,就住在此處。

房內只有一筆記本電腦,一桌子,一床,一塑料高凳,再無其他家具。

電腦播放著不堪入目的島國武打電影,聲音開得極小。若是深夜,站在房門外仔細聽,還是能聽到的。

而此時,是下午1點多。

一盞茶的功夫,伴著一聲抽搐,房內所有聲音戛然而止。

九公子躺在床上,了無生趣望著天花板,雙眼無神,如同空洞一般。

“這,什么時候是個頭?”九公子自言自語道,隨后便是幾聲嘆息。

******

時間倒退5個小時。

早上8點,正值春日,煙雨朦朧。九公子剛走出網吧,繞到網吧后巷的一家早餐店,買了2個熱騰騰的肉包子。

不一會,囫圇吞棗的吃完了。九公子連忙灌了一大口礦泉水,片刻之后長舒一口氣。

“都8點多了,得找個理由不去上班。”九公子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,右手揉著迷離的眼睛,嘰里咕嚕的說:“就說生病了吧”。

細雨如霧,打濕喧囂的鬧市。汽車鳴笛聲,高跟鞋腳步聲,一個個行人匆匆忙忙,而九公子視若無睹。

網吧就在村口的左道,九公子順了村道,一路走回家。

鐵皮門吱的一聲打開,又啪的一聲關上。

九公子一下躺到床上,左右腳一踢,鞋子落到了床底下,睡意朦朧的瞇上了眼。

翻來覆去幾個小時,九公子就是睡不深。

思來想去,還是看看島國電影,發泄一下煩躁的情緒。

九公子的人生,在這一刻徹底改變!或許應該說,僅僅是改變的開始。

******

島國電影,在電腦里的BD云盤。

“敲李媽,視頻又河蟹了。這微商真不靠譜”九公子不滿的嘟囔幾句:“我得把視頻保存到我自己的云盤。”

BD云盤,是九公子跟一個微商買的。18塊錢一個,里面有大大小小幾百部電影,也就5G左右。

微商網名:奇趣商貿,朋友圈賣的都是些旁門左道,各種浮力視頻跟云盤。奇趣商貿告訴九公子,云盤是一個一號的,手機電腦都可以看,百分百不會河蟹,包更新。

隨后九公子獨樂樂,完事之后,嘆息幾聲。

“或者,我這輩子就這樣了。”衣冠不整的九公子,點著一根煙,煙霧在無風的房間里,徐徐升上天花板。煙抽完,翻了個身子,帶著身體的疲憊準備睡覺。突然!九公子靈光一閃,想到了什么!

“我得試試!”九公子又自言自語。

20分鐘后,九公子完成了他的試驗,猛的一拍桌面:“這特么也簡單了!我以后也可以這樣賺錢!”

這20分鐘,九公子想起了一個事情,一個可以賺錢的事情。

奇趣商貿賣給他的BD云盤,河蟹了太多的視頻,于是把視頻保存在自己的云盤里,希望不會被河蟹。

九公子靈光一閃想到的,正是這個。

為何不注冊幾個云盤,把視頻保存到云盤里面,就可以拿出去賣了?

把奇趣商貿給的云盤A,分別把里面的視頻轉存到云盤B,C,D。這樣,4個浮力云盤就制作成功了。

其中比較困難的,是注冊云盤需要的郵箱,九公子用的是笨方法,申請了4個QQ郵箱才解決的。

如果速度快的話,制作一個浮力云盤只需要2分鐘,一天制作100個,成本為0。按照奇趣商貿一個賣18塊,一天就可以賺1800!

九公子越想越興奮:“還打什么工,這樣賺錢才來得快!”接著他給公司經理發了一條短信,內容是辭職。

九公子點了一根五葉神,躺在床上盤算著到時候賺了錢怎么花。

算著算著,突然就后悔了,一個嚴峻的問題擺在面前:云盤,賣給誰?

有點沖動,剛才的辭職。九公子彈了一下煙灰,又猛吸了一口,啐了唾沫滅了燒到濾嘴的煙,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。

******

一直睡到晚上12點,九公子被餓醒了。

起床后腦袋瓜昏昏沉沉,下意識抓起桌子上幾十塊錢,穿拖鞋就往網吧里走去。

網吧吧臺小妹,大家都叫她琪琪。九公子開了一臺機子,要了一桶3塊5毛錢的方便面。接著背過身走向機子。琪琪看著九公子,一臉唾棄,輕輕的哼了聲。

叉子攪動了方便面,九公子打開了電腦。電腦一開始便彈出了網吧同城系統頁面,頁面顯示同城上網的網友,上面有QQ聯系方式。

九公子咬斷了面,準備把頁面關掉。鼠標移到右上角的關閉按鍵,就停住了。

“這。。。。。。這些人,我可以把云盤賣給他們啊!”九公子很興奮,咽下面條伸著頭往電腦屏幕靠了靠,一個一個的看著這些QQ聯系方式。

那時還是16年,很多網吧都有類似的同城系統。

九公子想,這些來上網的人,大多如他一樣的屌絲。說句不好聽的,網吧廁所門上,還貼著各種酒店特殊服務的小廣告,想必把云盤賣給這些屌絲,是一條不錯的路子。

說干就干,九公子把弄了一個QQ,照著奇趣商貿的頭像,簽名改了一下,性別也改成了女孩子。把同城系統里面的屌絲都加了一遍。

然后發了一條QQ動態:帥哥看浮力嗎?500部歐美日韓大片,手機電腦都可以看哦,18塊錢一個云盤。

不過一會,收到了第一筆收入------18塊錢。

“真特么屌絲,哼。”九公子抿了抿嘴有說了一句:“這群辣雞。還以為我是女的,還想泡我,哼。”

賺了18塊錢,九公子滿意的走到前臺,跟琪琪要了一根火腿腸,看了一眼琪琪,又心滿意足的走開了。

就這樣過了半個月,九公子靠著網吧的資源,賺了不到2000塊。

按理說,九公子應該高興才對,可是他不高興。

因為,每天注冊QQ郵箱太麻煩了,得想個法子,要不然越賣越多,根本供不應求。

九公子第一時間想到的,是QQ郵箱能不能買。

“這玩意兒,得找個地兒買才行。百度一下看看。”九公子仰起頭,想了一下。

在百度查了不一會,看到一個賣QQ郵箱的,1塊錢1個。九公子也沒想太多,就加了賣家的QQ,花了1塊錢買了一個。

“喲,還真的可以用。不過一個1塊錢,有點貴,都可以買一根火腿腸了。不知道有沒有更便宜的。”九公子看著剛做好的云盤,自言自語道:“TB不知道有沒有?”

結果,在TB搜到了一家店鋪,直接出售BD云盤,一塊錢3個。

“哈哈哈,果真有啊!TB真是萬能的!我真是聰明!”九公子得意的鼓了兩下掌,又哈哈大笑起來。

幸好是在自己的鐵房子里,不是在網吧,不然在外人看來,還真像是個神經質的人。

TB的便利,給九公子帶來了一次質的飛躍,因為實現了批量制作云盤。跟之前繁瑣的步驟相比,現在只需要直接轉存到云盤即可,再也不用注冊QQ郵箱,申請云盤賬號,轉存那么麻煩了。

時間又過了半個月,九公子的云盤生意,慢慢也做起來了。隨之而來的,是更大的煩惱。

九公子面善,亂蓬蓬的頭發,兩邊的鬢毛越過耳朵。正眼一看,細長的眉毛下面是一雙呆滯無神的

腫泡眼,鼻子略塌,干裂的薄嘴唇看起來像長時間缺水似的。

今日陽光不錯,九公子穿了拖鞋一蹭一蹭的走向網吧,遠遠的看到此人,會覺得平常至極,1米7的個子,極瘦,若扯下衣服,剩下的肯定是皮包骨。

九公子略顯煩悶,一個月的時間過去了,手里也積蓄了5000左右。他看中了去年上市的蘋果6s手機,覺得有一臺機子拿在手里,琪琪也許會對他另眼相看。

是的,九公子對琪琪有意思,要是這姑娘是他女朋友就好了。

耷拉著腦袋,就進了網吧。這一次不同了,大概是賺了錢有點底氣,跟琪琪搭訕了幾句。琪琪出于禮貌,敷衍過去。

九公子坐在電腦面前,剛剛的聊天讓他倍感欣喜,隨即又想到一個煩惱的問題。而他不知道的是,在后排有3個紋身少年,正在盯著他。

現在的問題是,沒有客戶了。

網吧同城系統里面的同城好友,雖然說每一個時間段出現的人都是不一樣的,但是經過這一個月,基本都被九公子加完了。

九公子打了一把英雄聯盟,輸了,嘴里大罵著白癡。又想了想,現在手里有點錢,干脆做點什么生意。很快就否決了這個想法,他會做什么生意,一下子也是沒了頭緒。

就這些過了不知道幾個小時,九公子從網吧出來,已經是深夜2點。村口已經沒有人走到了,偶爾有車子經過。

一輛的士嗡的一聲飛快的出了村口,九公子挨著很近,差點就撞了。

“我敲李媽,長眼睛了沒?”

九公子往地上啐了一口,點了一根五葉神,準備往鐵皮房走。煙剛吸一口,九公子猛的一回頭!那的士早以不知去向。

“或許,我得出去走走了。可是去哪呢?”吐出了一口煙,便回了家。

******

第二天,九公子買了一張去往萊蕪市的大巴票兒。

他是這樣想的,既然泰安的網吧有同城系統,那么其他地方也應該是有的。如果去遠一點的,不就又有客戶了嗎?

“我特么的,真是太聰明了!”看著車窗外的風景,九公子不禁浮想聯翩。

到了萊蕪市,九公子匆忙了找了一家網吧就進去了,隨后又出來了。

“這不對啊,這里的網吧沒有同城系統嗎?”九公子自言自語,“去其他看看。”

2個小時后,已到正午,陽光對著地面射下,留來了九公子孤獨的影子。

他還是沒有找到一家網吧,是有同城系統的。或者,只有泰山區有這樣的。失落的九公子回來五馬村,一頭扎在床上:“怎么辦,那個。。。。。。或許。。。。。。”

思來想去,不得其解。

渾渾噩噩的過了幾天,依舊是網吧鐵皮房兩邊跑。九公子是有電腦的,也能玩英雄聯盟,就是喜歡網吧的氣氛,他是沒朋友的,關鍵是可以看到琪琪。

平時來買BD云盤的屌絲,恩,屌絲。九公子喜歡這樣稱呼他們。一天下來能成交個10來個,少的時候也有3,5個。

不乏一些變態的人,發一些男性傳宗接代的身體器官給他,滿嘴的約約約,真特么惡心。

有些罵他是騙子,兇一點的是亡一屋子人,好一點的直接是刪了九公子。

慢慢的也習慣了,出來混的,沒有幾道刀疤,怎么成社會人?況且惡語諷刺,也傷不到人。

“滴滴滴”QQ響了一下。

一個找麻煩的客戶來了,說是BD云盤的視頻全部都河蟹了。

“河蟹不是正常的嗎?不過這個人看起來挺有錢的,18塊一個卻給了我20塊。”九公子看著手機,給客戶回復了一句:稍等。

找到了奇趣商貿,準備跟他再買一個全新無河蟹的云盤,就可以繼續批量制作。

這一個月來也找過奇趣商貿2次,都是買新云盤,河蟹得太快了。

付了錢,奇趣商貿給他發了一串云盤的賬號密碼。九公子無聊的問了一句:“哥們,你這一個月能賺多少?”

“咋地啦,你還想跟我干?”

“問問,好賺的話跟你干也不是不行。”九公子回道。

“給你發一個代理圖,里面有我各種商品的代理價,看好了交錢可以跟著干。”

點開奇趣商貿發過來的圖片,“BD云盤,5G,代理價10塊錢。哼”九公子看了一眼,回復奇趣商貿:“BD云盤,我一個給你5塊錢,干不干?”

“5塊錢?你要是有那么便宜的貨源,還用跟我買18塊一個?”

“哥們,我還真有,不巧他今天不在,我才跟你買的。”

兩個人來來回回的聊了一會,竟然達成了合作!

至此,九公子給奇趣商貿提供云盤,5塊錢一個。后來九公子才知道,奇趣商貿跟別人拿貨,要8塊錢一個,而且,這傻娃子竟然不知道怎么制作BD云盤,怪哉。

******

三頭兩日下來,九公子往網吧跑的次數也少了,桌面煙灰缸的煙頭卻多了。他覺得,奇趣商貿是個有趣的人。

與其說是有趣的人,倒不如說,是有利用價值的人。

事情還得從他們合作的講起,因為中間奇趣商貿好似看出了什么,每次九公子給他發的云盤,浮力視頻都是一樣的。而且,九公子給他供貨,動不動還得跟他拿云盤,這是作甚?

每天,奇趣商貿會從九公子這邊購買20個左右的云盤,大概100塊利潤。轉手賣出去,那就是260塊的利潤。

九公子很好奇,為什么他能賣那么多?擠破頭也想不出個所以然。

入了5月,一聲炸響,破布般的天空,一息后下起傾盆大雨,伴隨著狂風,吹打得鐵皮房的門噠噠作響。

就在這電閃雷鳴,狂風驟雨之際,九公子完成了一次交易,也迎來了一次劫難。

那奇趣商貿最終還是發現了,BD云盤是九公子制作出來的。九公子有貨源,他有客戶渠道。

兩個人一合計,干脆交換一下方法,互利互贏嘛。

奇趣商貿找客戶的方法很簡單,一句話就能說完------就是大量的加QQ群,然后在QQ群里面發廣告。

“這方法也太簡單了吧,我怎么沒想到?”九公子覺得吃虧。生米已經煮成熟飯,也沒辦法了。奇趣商貿每天百來塊的拿貨收入,斷了。

“不過,他能這樣玩,我應該不會太差。”盤算著想法,九公子覺得,是時候買個蘋果6S,來驗證一下。

******

錢花出去了,蘋果機到手。到手之后干的第一件事,卻不是開始加大量的QQ群,而是跑到網吧,找琪琪炫耀去了。

“琪琪,給我開個機子。”說完不停的在琪琪面前擺弄著手機,生怕她沒看到。

“這是你買蘋果6s?”琪琪好奇的問。

“是啊,今天剛買的,大幾千塊咧!”

“能給我看看嗎?”琪琪第一次對九公子提了要求:“我就看看。”

九公子遞了過去,眼睛不停的打量著琪琪。琪琪是標準的瓜子臉,算不上是美人兒,比較像是鄰家小妹的感覺。

九公子喜歡她,笑起來的時候很好看,每次看到她笑,仿若吃了蜜糖。

“你要是喜歡,我給你買一部。”

琪琪驚訝的啊的一聲,像是沒聽清楚說:“你說?什么?”

“你要是喜歡,我給你買一部。”九公子把手搭在下巴,重復說了一次。

“真的?”

“真的。我喜歡你。”

琪琪愣了一下。“開個機子,沖100塊。”一聲粗狂的聲音打斷了他們的對話。琪琪把手機還給了九公子,她也許,信了。

******

回去之后,九公子重新弄了一個QQ,登陸在新買的蘋果手機上。

“恩,這次新的賬號,就叫九姑娘吧。”接著又倒弄了許久,按照奇趣商貿教給他的方法,加了幾十個QQ交友群。

“果真沒騙我。”這時,已經是晚上10點,離回家已經過去了3個小時。

這3個小時,九公子試驗了方法,并通過在QQ群發廣告,加了4,50個人,賺了200多塊。

“真簡單,這些QQ群的人,比網吧的那些屌絲爽快多了,直接就給錢。”

“發個廣告,說有浮力視頻,就有那么多人加我,我要發了。”

九公子又跑到網吧,幸好琪琪還沒下班。網吧是三班倒,一人8小時。

“送給你。”九公子壞笑。

“你還真送給我?”

看著琪琪再次驚訝的樣子:“騙你干什么,我喜歡你。”隨后便把手機塞到琪琪手里。“等下下班,我送你回去可以嗎?”

“額。”琪琪有點猶豫,片刻后就答應了。

在等琪琪下班的時候,九公子想的倒不是情情愛愛的,確是手機。

他有點心疼了,好歹是大幾千塊,就這樣送了,人家也沒答應說做我女朋友。還好,我還能通過QQ群繼續賣云盤,今天加了幾十個,就有200多。只要我加把勁,一天加個百來個群,一天就有1000多收入了。再買一臺蘋果,算算也就是個把星期的事情。

送完琪琪回家,九公子滿心歡喜的也回了自己的鐵皮房。可他不知道,他,要渡劫了!

“A186,出來,探班。”一獄J一邊大聲叫喊著,一邊用J棍敲打著牢房的鐵門。

“哦,來了。”九公子臉色慘白,失落無神的眼光,似乎充滿著不憤。

九公子的老爸,實打實的農村人:黝黑的皮膚,憨厚老實,歲月在右手食指染上了黃得發黑的煙油。恩,是個老煙民了。

如果不是這一次九公子出事,他根本不可能來到這種地方,用村里的話說,擔屎偷吃,頭一回。

“爸。”九公子低著頭,心虛的叫道,接著在老爸的對面坐了下來。

他老爸不說話,估計是一下子不知道說什么,便問了句:“娃,有沒有傷著?”

看守所,探班室,一對父子相對無言。或是,難以啟齒,但九公子終究開了口,回憶起8天前的事情。

。。。。。。

8天前的送琪琪回家的那個晚上,九公子直接就回家了。

短暫的相處,讓九公子的荷爾蒙持續上升,在床上不禁幻想著與琪琪翻云覆雨。過后欲火焚身,又打開島國電影,獨樂樂許久。

琪琪也許是因為九公子送她手機,好感驟然而生。接下來陸陸續續幾天,他們倆發展起關系。

網吧里有混混,那天盯著九公子看的3個紋身少年,便是。

為首的是一個黃毛,之前琪琪的男朋友。

看琪琪跟九公子處關系,找了幾個哥們把九公子打了一頓。更狗血的是,琪琪竟然跟九公子說他倆不合適,就這樣分了。

九公子氣不過,想討要手機。琪琪又不想還回去,叫來了黃毛,又把九公子打了一頓。

這些事情,九公子都沒有跟他老爸說。

只是說道,在網上賣假東西,被查到了。

******

“真特么憋屈。”九公子從探班室回到牢房,啐了一口看沒地方吐,便含在口中又吞了回去。

牢房,只是看守所的牢房。按照程序,如果沒什么大的刑事案件,一般都是先拘留。

一個屋子里,只有20來個平,擠了20多個人,有幾張床,班長跟幾個兇神惡煞的霸占著。

到了晚上,九公子沒地方睡,弄了個席子打地鋪。

有幾個好事的,就問九公子怎么進來的。

九公子不知道是太憋屈了,還是想到琪琪對他的態度,說得有點哽咽。

。。。。。。

被黃毛一伙打了之后,九公子想了很多辦法,甚至想拿把刀去劈他們幾個,又怕出事。

死皮賴臉的再一次跟琪琪討要手機,想著拿回來了就離開五馬村。

琪琪不給,覺得九公子三番五次的糾纏下去不是事兒,把九公子賣H片兒的事情告訴了黃毛,黃毛有點門路,報了警。

“我就是這樣進來的。”九公子說完,長長的一聲嘆息。

“哈哈哈,你個傻娃子。”班長頭往后仰,“要是我,我就把他們廢了。那像你這般窩囊。”

“就是,窩囊!窩囊!”幾個獄友附聲說。

“唉,都是我迷了眼,把手機給那女人的時候,QQ設了自動登陸,被她看到了里面的聊天記錄。”九公子又嘆息了一聲。

“多大點事,你過幾天就能出去了,罰你點錢。你有錢吧?”一個獄友說。

“我,我沒錢。都被那女人騙光了”九公子猶豫了一下,其實,他是有的。

“哦,這樣。那就沒辦法了,你要是有錢的話,就容易辦了。”獄友又說了一句。

九公子被他們調侃著,隨后獄J喊他們別說話,各自都睡了。而九公子琢磨著剛才的那句話------有錢,就容易辦了。

想了一會,一陣哆嗦,地板太涼了。

九公子翻了個身,想明白了:也許這樣能行。

******

一個星期后,九公子出來了。

“外面的陽光,可真好啊!”一陣風吹過,頭發微微飄起,落下。

摸出手機,看了看時間:“9點19分,那人真是吸血鬼!”說完趕緊點了一根五葉神,吧唧吧唧狠狠的抽了兩口。覺得不過癮,又點了一根,兩根一起抽,一下子把九公子給嗆得“嘔”的一聲。隨后啐了一口唾沫。

“先去辦一張YH卡吧,那吸血鬼,若不是我說卡是撿的,他還不一定收。”

“卡里面好歹也有兩千塊,沒辦法,當做花錢消災吧。”沒有人接他,他老爸也不知道他出來了。只能走到偏遠一點的大馬路,打了個的士回去五馬村。

的士路過村口的網吧,九公子趕緊搖上車窗,怕被看到。

回到家,打開電腦,又登陸了QQ看了一下,一堆沒有回復的信息響個不停。

“好在,有這些人在,我還能東山再起。不過,我看是不能再住這里了。”九公子自言自語道。

經過一個月,九公子還是沒有搬家,倒是家里的桌子上,堆滿了厚厚的煙頭,鐵門外,是吃完放了許久,已經發臭的方便面。

九公子買了3箱方便面,一條煙,這一個月,就這樣過的。

他想得很明白,狠狠的撈一筆錢,趕緊離開這個地方。

“女人,呵。”一想起琪琪,九公子便來氣,把抽了一半的煙掐滅了。

“特么,老子以后有錢了,一天換一個女人!要她們蹲著就蹲著,躺下就躺下!”

“還有那黃毛,我必報仇!李媽的嗶。”

抱怨完,九公子噠噠噠點著鼠標,不斷一個又一個的加QQ群,因為這個月,他搞了2w塊。

都說進了牢里,出來性情大變,九公子也是一樣,雖然只有短短的10來天,卻讓他看明白了很多事情。

他跟老爸,撒了個謊,說找了一份正經工作,打了2000塊回家。

6月底,很悶熱,鐵皮房如同一個蒸籠,九公子終于是受不了了:“該搬家了。”

******

泰山市,堰北立交橋附近,有一條下旺村。

下旺村跟五馬村差不多,唯一不同的是有小區。如果爬到小區的樓頂,遠遠的可以看到雄偉的泰山。而此時,九公子就站在樓頂。

“這里不錯,就搬到此處吧。”九公子轉過身,對房東說:“我要租這里。”

商議完畢,九公子在村里逛了逛,熟悉一下環境。

“沒煙了。”摸摸口袋,走進了一家士多店:“給我一包芙蓉王。”

突然!一只手拍了拍九公子的肩膀。

“兄弟,你也住這里?”

“你是。。。哪位?”九公子覺得面熟,忽然又想不起來。

“咦,你不記得我啦?我是。。。。。。”

“上次我們還睡同一個地板,看守所里面咧,就是我啊”木喬這個人有點奇怪,說話的時候手舞足蹈,邊說邊比劃著。

“哦!我記起來了!”九公子撕開芙蓉王的包裝外的封線,抽出一根遞給了木喬,說:“你怎么在這里?”

“我住這呀。”木喬接過煙,一邊掏出打火機,一邊指了指遠處的地兒:“從這巷子繞過去,再走到盡頭,有個停車場,我就住在停車場對面。”

“哦!兄弟怎么稱呼?我叫九公子。”

“我叫木喬,你叫我大木就行,這附近的人都是這樣叫我的。”

“大木。。。老師?”像是想到了什么,九公子冒出了這么一句。

“東尼大木?哈哈哈哈。大木老師,這外號不錯。”木喬也是個爽快人,聽完便笑了起來,夾在兩指之間的煙,也顫落下煙灰。

“走,小九。大木老師請你去吃飯。這片地兒我熟。”話音剛落,木喬把手搭在九公子的肩膀上,扯著便走。

“啊!”

“啊什么,我又不會吃了你。咱倆有緣分啊,而且我也有事情拜托你咧。”木喬看九公子怕生,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兩人邊走邊聊,找了個飯館坐下,此時也差不多6點。

吃完飯兩人互相了解了許多。木喬算是個無業游民,從小就在下旺村長大,平日里四處游蕩,偶爾也幫人搭線,就是介紹陌生人去酒店找失足婦女那種搭線,算是半個拉皮條的。被抓進入,也跟拉皮條有關。

這是,陌生人對他的印象。

而實際上,木喬真正的收入來源,跟九公子有大同小異------也是個在網上賣片兒的。

******

木喬干的事情,跟九公子干的性質一樣,然而,又不能算完全相同。

他是追熱點賺錢的。

什么是追熱點,比如大學生的裸條。

木喬最喜歡提這一段事情了。當時興起許多校園貸,部分女大學生愛慕虛榮,無奈口袋空空買不起名貴的包包跟化妝品,于是借起了校園貸。

這校園貸,可不是好借的。一來學生沒有工作收入,二來沒有固定資產,唯獨可以用的,就是自己的身體,得用自己的裸藻去換錢。

不僅僅如此,光靠裸藻是不行的,還得錄制一段紫薇的視頻,并且手持SF證,聲明自愿借貸,并愿意支付高額的利息費。如此,才能借到。

而后來,學生哪里還得了高麗帶!不法之徒就將這些裸藻、紫薇視頻,按照不定的價格售賣出去。變成了轟動一時的大學生裸條事件!

這就是熱點。

木喬,就是看著什么時候出了大新聞,什么明星艷藻,什么出軌,各種事件門。趁著網上議論紛紛,吃瓜群主想看又看不到。

這時,他就出來了,買起了各種熱點視頻。

干的就是這些事情兒。

恰好木喬平時也拉皮條,自然不缺客戶,來來回回的折騰,一個月也能賺不少錢。

那晚九公子與木喬吃完飯,便去了會所按摩,說是按摩,實則不是普通按摩那樣的。

過后兩人相識恨晚,相差歲數也不大,便成了好哥們。

******

平日里兩人也交流點經驗,畢竟干這行當,也沒什么人可以交流的。

九公子把網盤的技術跟加QQ群的方法教給了木喬,而木喬把熱點的方法教給了九公子,兩人一來一往,撈了不少錢。

時間很快就過8月,酷暑烈日,知了聲聲。

九公子剛從泰山登高下來,背上都濕透了,襯衫緊貼著后背,于是背過手去,拉了拉衣服。

“咦,大木給我來電話?”他掏出剛買新手機,恩,一臺蘋果手機,摁了一下。“喂?”

“你在哪?我有事情找你!急事!”電話那頭,傳來木喬急迫的聲音,似乎能想象到他一只手在比劃著。

“剛從泰山下來,什么急事啊?”

“馬瑢出軌啦!大事!”木喬音調往上一提。“寶寶的老婆啊,出軌啦!昨晚的事情!”

“我當是什么急事,出軌就出軌唄,明星八卦還見得少嗎?”

“不是。。。哎。。。那個。。。你趕緊來我這,電話里說不清楚。”嘰里咕嚕的說了一段,木喬直接就不說了。

“難道是那個?事情?”九公子好像想到了什么,問了一句?

“對對!趕緊過來。”木喬喊了一聲,就掛了電話。

磨磨蹭蹭20來分鐘,九公子到了停車場隔壁的一棟新建沒多久的公寓,直接就上了樓。

“什么情況,大木。”木喬的門沒有關,九公子一腳走了進去,看到他坐在電腦面前,不停的干著什么。“握草,你已經開始干了?”

“我肯定干啊,你沒看新聞嗎,都炸了。鋪天蓋地都討論這個出軌視頻的。啊,那個宋急,真厲害啊。還有那寶寶,也是。。。。。。”木喬很興奮,巴不得把所有他知道的,了解的都告訴九公子。

他一邊說著,一邊用手指著登陸在電腦的微信。微信上顯示都是一個一個來問的,問有沒有出軌的視頻。恩,就是嘿咻嘿咻的。

然而實際上,是沒有視頻的,可吃瓜群眾,是相信有視頻的。

那么,就有了視頻。

至于視頻是真是假,又有什么關系呢?滿足了好奇心,就足夠了。

但是,有了視頻,就得讓他們相信是真的,不然他們不會買賬的。木喬的方法很簡單,就是買別人已經制作好的假視頻,再賣給其他人。

據他說,這些視頻都是拼接的。在其他S琴網站,找一個身材、樣子、年齡差不多的,再找幾張馬瑢的照片拼接一下,足以以假亂真。

最后到了吃瓜群眾的手里面,就可以變成錢了。

大木跟九公子講了個大概,又說了怎么賺錢。九公子聽完之后,立馬回家操作了起來。

整個事件,發酵了足足一個月的時間,這一個月,不單單只有九公子他們在操作,還有許多不為人知的群體,靠著這一個熱點死命的撈錢。

只知道有一波人,找了一個CPA聯盟的,靠視頻瘋狂在貼吧引流,賺取下載傭金。

CPA簡單來講,就是到CPA廣告聯盟(中間商),領取一個軟件任務鏈接,當別人點擊這個鏈接下載了軟件,就能得到平臺發放的傭金。

也就是說,這小伙子利用出軌視頻作為引子,在貼吧哄騙吧友下載。以為下載下來是個視頻,其實是廣告聯盟的軟件。

還有個別膽兒肥的,直接建了個付費QQ群,QQ群的名字就是:馬瑢視頻。聽過一天賺了好幾千,不過第二天就被封群了。

再其他的方式,木喬就不是很了解了。

******

“終于忙完了,這一次還得感謝你啊,我的大木老師。”九公子躺著軟趴趴的按摩椅上,遞了跟煙給木喬。

“小意思,我們不是兄弟嘛。”木喬哈哈大笑。

“這次我請客,你別跟我爭哈。”九公子也哈哈大笑起來。

他倆,此時正在一個高級水療會所,開開心心的扯著蛋。

“對了,小九,我認識一個老哥,也是很牛逼的,到時候介紹給你認識認識。他就住五馬村。”木喬想起了,對九公子說。

“可以啊,我以前也住五馬村。這個老哥是住哪里?”

“你以前住五馬?沒聽你說過啊,那個老哥啊,就住在村口的網吧后面。他平時給周邊的網吧做技術員,處理一下小毛病。”他說。

“哦,那就有點麻煩。”九公子想了想,說。

“麻煩?有什么麻煩的?”

“大木你還記得,當時我進去之后,說我被幾個小混混打了嗎?他們就在那個網吧里。”

“怎么,你怕?咱現在有錢了,古語云~,那個,有錢能讓鬼推油。”

“推油?”

“說錯了。”木喬摸摸腦袋瓜。“是推磨,推磨!這事,我幫你搞定了,保證你滿意。你也不用問我怎么搞,我來安排。以后誰欺負你,就是欺負我大木!”

一天后,五馬村,村口網吧。

木喬帶著身高馬大的壯漢,大搖大擺的走了進去,看到一黃毛正躺在電腦面前,頭往后仰睡著了。一下子就認出來了。

走過去一把拽起黃毛的頭發,大喊著:“睡你馬幣!”

黃毛“啊”的一聲就醒了,一臉驚恐的問道:“你們,干什么!”

黃毛用手捂著頭發,生怕頭發被扯沒了。又大喊一聲:“你們干什么!”也許是網吧還有他的幾個哥們,黃毛叫得是越來越大聲了,整個網吧的人都看了過來。

木喬身邊的一個壯漢,聽他聲聲叫喚,火氣就上來了。一把拽過黃毛,半拉半扯拖到網吧的洗手間。

幾個人二話不說,把黃毛給打了一頓。黃毛的幾個哥們,一看情況不對勁,也不敢往前幫忙。

10分鐘后,黃毛被打得鼻青臉腫的。木喬才慢悠悠的說道:“還記得九公子不?我們是他的兄弟,現在九公子拜了道上的大哥為干兒子,我告訴你,小黃毛。以后見到九公子,你得管他叫爹,知道不?”

黃毛一聽,愣了幾秒鐘。

“知道不?!”木喬看他沒反應,一巴掌就順了過去,不一會黃毛的臉上多了一道五指山。“說話!你特么聽懂了沒!?”

“知道了,知道了。大哥,我錯了!”黃毛慫了,看幾個人兇神惡煞的,連忙改口:“爹,我真的錯了!以后我再也不敢了。不,再也沒以后了。”

幾個人見黃毛也奄了,大罵了幾聲,帶著人就走了。臨走時還不忘踹多兩腳,大大咧咧的在網吧叫喚著:“慫幣。”

九公子也是過了好幾天才知道這個事情的,木喬也一直沒跟他說。倒是琪琪過來找他,說了這事,還說,想繼續跟他處朋友。

“真賤!有多遠滾多遠,不要讓我見到你,不然連你一塊打。”這是九公子對琪琪說的最后一句話。

要說沒感情,那是假的。

只能說,10天的牢獄之災,讓他想明白了很多事情,他現在也不缺女人。要知道,木喬可是拉皮條的。

******

日子,總是平淡的。

故事,也不是每天都有。

打黃毛的事情過后,兩人依舊四處混跡,搞搞錢,搞到錢就到處浪。對了,他們兩還去了一趟泰國,說是沒見過人妖。木喬調侃著,說是AV看多了,也不知道人妖跟片兒里面的是否一樣。

偶爾日子無趣了,也沒啥辦法。

也不是沒想過加把勁買個車玩玩,是懶了,太安逸了。

九公子在網上也認識了點人,值得一說的,就是他那20位送財童子。恩,九公子喜歡這樣稱呼他們,其實就是他的20位代理。

他與送財童子們關系處得極好,平日里帶著他們賺錢了,他們也開心,樂于跟著這樣的老大一起做事。每逢節日,還會給他們發發紅包。當然,他們也給九公子帶來了不少的收入。

其中有3位是九公子特別喜歡的,因為他們有趣。

一位是安濁,一位是曬幫,還有一個位是嬪粿。

嬪粿是他20個送財童子里面,唯一的女孩子。嬪粿很優秀,不僅僅是錢賺得多,腦瓜子也活。有一次,BD云盤嚴查HS視頻,波及到各大云盤,像是380云盤,網難云盤等等,基本上只要是HS視頻,一上傳都會河蟹,更加不用說轉存了。

她給九公子提了個意見,說用115來制作云盤。但是這115跟其他云盤有點不一樣,不開通會員,是無法在線播放視頻的,需要先把視頻下載下來,保存到手機才能觀看。

如果要在線觀看,得開通好幾百塊的會員費。這就讓很多屌絲吃不消了。

后面嬪粿就提了個方法------定制視頻。

屌絲想看什么視頻,就定制什么視頻。例如說韓國的、日本的、美國的、學生的、制服的、人妖的,應有盡有,一一詳細的分類。

定制視頻按個數來收費,一次收費88塊,只能選3種。

為了提高收入,他們還提供包換業務,就是看膩了,看吐了,只要給20塊,就可以再換三種。

九公子覺得這樣不過癮,賺得不夠多,又找了個渠道,增加了會員業務。因為不是會員,無法在線觀看的。九公子拿到了比較便宜的開通會員渠道,靠販賣會員云盤變向收費。

20個送財童子,折騰得更歡了。

******

就這樣過了年,九公子算是風風光光的過了一個年,因為賺錢了,還買了輛小轎車。

鄉下地方,哪家買車了,都覺得娃子出息了,發財了,他爸臉上也有光。也不是沒問過他做什么賺來的錢。每次九公子都說是打工,業績好,老板加工資這樣的理由。他爸問得多了,覺得無趣就沒再問。

倒是鄰居的長舌婆,天天來他家嚼舌頭,還說介紹姑娘認識認識。

九公子滿臉的不在意,一見到這些人來了,便找個理由出門。

年后,北方開始化雪,不出門還好,一出門凍得跟條狗似的。

下雪是不冷的,化雪才冷。

九公子回到了下旺村,他住的小區,有供暖。天天就宅在屋子里,不出門。偶爾想獨樂樂了,就去木喬介紹的酒店,找失足婦女。

有一次,九公子嘴欠,就問失足婦女:“你們干嘛不找個正經工作?要做這個?”那女的瞪著眼,應道:“怎么就不正經了?你會不會說話?”

還有一次,九公子又把同樣的話問了另外一個失足婦女,那女的脾氣火爆,拉著九公子就往房門外趕,連褲子都沒來得及穿。

后來木喬聽他說起這事,樂得手舞足蹈。

木喬介紹說:“干這行的,確實避諱你這種嘴欠的。”

像木喬,在行業內是負責拉皮條的,也就是拉客。

一般來說,小型的酒店,有3個媽咪,10來個失足婦女。

但是媽咪認識的人始終是有限的,生意好的時候,一晚上能接10來個客人,差的時候,也就是6、7個。

但干這行,也是賺錢的。

媽咪是中間人,上頭是老板,下頭是失足婦女。木喬給他們拉一個客人,能拿100塊。

而實際上,按500一個人來算,失足婦女也就拿個3成,姿色好點的,可以拿4成。

剩余的,并非都是老板的收入。還得給酒店的服務員,媽咪等開工資。

過后有剩余的,也需要打點一下關系,保個平安。最后,才是真正的純利潤。

二五一十算下來,每個月老板還有20來萬的富余。

這便是生意,行當的實際情況了。

******

有些事情,總是突然就來臨。

譬如,時代在進步。

云盤已經不流行了,wifi的大面積覆蓋跟便捷,4G網絡的普及,使得網絡直播更流行。

因此,也滋生了HS直播。

這首當氣沖,最為出名的,是小腦斧直播------一個全H類型的直播平臺。

當時,還是嬪粿告訴九公子的。

小腦斧直播,跟一般平臺最大的不同在于,不是想注冊就能注冊的。

需要平臺發放注冊推薦碼,才能注冊。

而平臺的推薦碼,是需要購買的。

這里面,有涉及到類似傳銷的模式,上級把碼放下來,以極低的價格批發中級去銷售。中級大量的收下級代理,翻上一倍的價格發出去。最后到用戶手里,一個注冊推薦碼,已經被炒到10塊到20塊不等。

九公子剛上了這陣風,做了一個下級代理。

帶著20個送財童子,一個月的時間賺了萬把塊。因為在當時,小腦斧直播還不為大部分人所得知。

直到3月,“黃鱔門”事件爆發,連中國對韓國的足球比賽,贏得了勝利,卻在新浪熱搜榜屈居第二,第一的,就是這“黃鱔門”。

九公子,木喬,還有一位滿臉木訥的中年男子。三個人此時,三目對望,誰都沒開口說話,也不知道說什么。

這位木訥的男子,穿著黑白條紋的T恤,雙手握成拳頭狀放在牛仔褲的大腿上。略低著頭,眼鏡的鏡片上,折反出燈光的昏暗,看不出他在想什么。

“恩哈,我來介紹一下,這位是小九,這位是阿哲。”木喬見大家都不說話,氣氛有點尷尬,開口起了一句:“小九,這就是我經常跟你說,要給你介紹的牛逼老哥啊。”

九公子禮貌的點了點頭,從口袋摸出一包軟中,抽出一根給阿哲,微笑著說:“老哥好,我是小九。”

阿哲憨厚的抬起了頭,伸出手接過煙,不斷的點頭說好好好。

“你真是個瓜娃子。哈哈。”木喬看著阿哲傻傻的樣子,右手拍了拍他的肩膀。這一拍,手上沒拿穩的煙也掉到了地上。

九公子看他要撿,連忙又抽出一根給他遞了過去。

阿哲不好意思的說:“我,第一次。第一次來這種地方。這燈太暗了,不習慣。”

“不就是會所嘛!以后我多帶你來幾次,你就習慣了。”木喬又拍了他的肩膀,這次煙拿穩了。“對了,小九,那說那個什么什么直播?搞直播,對,你跟老方聊聊,看怎么合作。”

“哦,對。哲哥,你看看這個小腦斧直播,還有這個聚合直播。”九公子把手機遞給阿哲,用手指了指里面的app,說:“我有個想法,就是把這些搞HS直播的平臺,全部整合成一個軟件。”

“你點開這個看看,這里面有些房間是需要付費才能進去觀看的。大木說你是搞技術的,你說能不能把這些房間也給破解了,免費觀看?”

阿哲抬了抬眼鏡,一談到技術他像完全便了一個人似的,開始侃侃而談:“意思就是說,把所有HS直播平臺APP的付費房間,全部破解之后,整合成一個新的,包含全部直播平臺的APP。對吧?”

“對,能不能搞?”

“恩。。。可以搞,但是需要弄到他們APP后臺的接口,得利用‘黑客’技術破解各類涉H收費直播平臺,才能獲取大量的視頻數據”阿哲吸了一口煙,不停的翻動著APP:“得不少錢呢,你搞這個干什么?”

“肯定是賺錢啊!你個瓜娃子。”一旁的木喬聽了,立馬回了一句。

九公子聽完也笑了,幾個人商量了一個來小時,最后把計劃給定了下來。

現在,市面上有各種各樣的直播平臺,其中只有H直播是最賺錢的。

首先,阿哲是技術的能手,負責利用黑客技術將破解的各類收費直播平臺,添加至我們的直播平臺頁面中,同時購買有關云播平臺的代碼,利用某些云盤的漏洞來實現涉H視頻的在線播放。

這里面要找到不少于20個這種類型的平臺,進行破解,然后整合到一起。也就是研發和技術維護這一塊。

木喬負責免費渠道的推廣,在貼吧,博客,QQ群渠道進行拓客,招代理。

九公子負責付費渠道的推廣,對接代理。以及代理充值,財務方面的事情。

也就是經營和吸納代理商。

然后是盈利模式,他們的想法是,采用邀請制來進行代理的多級分銷。

具體如下:

1、招納高級代理商,并由高級代理商進行多層的下級代理商招納,不斷的擴大代理團隊。

2、由各級代理商,對外吸納會員。

3、吸納會員以邀請碼進行注冊,邀請碼的使用時限為1個月,3個月,半年,一年,永久。不同的邀請碼使用時限,價格不同。

4、對各層級的代理商,制定不同的邀請碼批發價格。

最后,是給這個app起一個名字。

******

木喬聽了這個完美的計劃,知道大家都要大干一場了。說:“要不,就叫怡紅院app吧,多好啊。或者什么蒼老濕app,一聽就知道是干什么的。”

說完之后,又手舞足蹈的說名字有什么涵義,說得口沫橫飛。

阿哲倒是無所謂,表示大家怎么說就怎么干。輪到九公子的時候,九公子說:“其實我都想好講什么名字了,就叫日光寶盒吧。大木你看,日光哦。多么好的名字啊。比你什么怡紅院,蒼老濕,更叼吧,哈哈。”

“日光?日光就日光吧,就聽你的。”本想著木喬會反駁一下,沒想到直接就同意了九公子的決定。“對了,阿哲,你今晚就別回去了。為了慶祝我們合作愉快,今晚兄弟帶你去耍耍,洗洗第三只腳。”

說完又要拍他的肩膀,阿哲見狀連忙躲了一下。木喬撲了一個落空,愣了一下,然后有哈哈大笑了起來,九公子也笑了。

接下來的時間,他們三個人按著計劃,有條不紊的進行。不過一切,都得等阿哲把軟件開發出來才能正式開始。

于是,木喬跟九公子,只是簡單的留意并關注有代理的人。

等待,是最讓人焦慮的。

北方的冬天,并沒有離去的那么快,似乎還在留戀著什么。人跟物,也沒有多大的改變,九公子無聊的時候,偶爾會回去五馬村看看,到村口的網吧上網。

聽吧臺新來的服務員說,琪琪早已經離職,不知道去了哪里。黃毛幾個人,也因為打架斗毆被關了進去。

后來九公子也不再去五馬村了,他感覺好像,一切只發生在自己的記憶里,是那么的不真實。

到了17年的3月初,阿哲完成了日光寶盒app的1.0版本,正式運行。

九公子立馬跟自己的20個招財童子,進行了講解,并讓他們大力的去推廣。

而木喬,也按計劃進行業務方面的對接。

這里面比較有意思的是,九公子最初的業務,確實是靠20個招財童子帶來的,前期他們絕對是賺得最多的。

主要跟一開始采用的模式有關,只有這20個人,九公子給了最低的批發價,8塊錢一個邀請碼。

特別是安濁,曬幫,嬪粿這三個人,招代理是最猛的。因為一開始九公子干的業務,也是代理模式,所以他的代理下面,還有代理。

為日光寶盒日后的成功,打下了基礎。

到了4月份,陷入到一個沉默期,幾乎大部分代理,都推不動了。

九公子意識到,如果再不拓展代理資源,他將會陷入到一個僵局。

都說屋漏偏逢連夜雨,九公子并沒有那么倒霉,反而,他遇到了一個,所謂的貴人。

“怎么辦?”

木喬此時,正在九公子的住處,眼神略顯迷茫,長時間未剪的頭發,凌亂的在頭上飄搖。

“什么怎么辦,起步肯定是比較難的。”九公子點了一根煙,說。“你看,大木。我們目前的情況是,代理太少,日光寶盒都推廣不動。”

“再者,基本都是我那些代理在推,你那邊也就推推熟人。阿哲是負責技術的,就不說他。我們整個3月份,大概收入不到5w塊。新增加了6000多個會員。平分下來,我們一個人才拿不到2w。”

“阿哲那邊,開發app需要錢,給他拿去了3w多了。現在,我一下子也不知道怎么辦。”

“那是不是干不下去了?我們還玩嗎?”木喬也點起了煙,看著九公子。

“玩啊!為什么不玩?昨晚在代理群里面,我的一個代理安濁,跟我說了一件事情,可能會是突破口。”彈了彈煙灰,九公子繼續說道:“他說,我們現在是不是在QQ上面賣而已?為什么我們不在微信上面賣?”

“我想了想,微信上面我們沒有代理,有很多人不知道有這么一個看H直播的APP。所以,我們得找幾個干灰產的微商,找他們來合作。”

“他們是有影響力的,也是有代理的。或者,我們再找幾個,以前買過云盤的微商,免費給他們送幾個,讓他們先去試一下,賺到錢了肯定會找我們繼續拿貨。”

聽完之后,木喬就樂了:“妙啊,就這樣干!我來找這些人。”

“那行,我們就試試。”

4月,九公子只做了一件事——不停的找有資源的新代理聊,并且通過免費體驗的方式,給這些代理試看。

同樣的,九公子也把這個方法,教給了他20個送財童子,為了推動直播APP的會員量,啟用了一個優惠。

一次性拿貨100個邀請碼送10個,滿500個邀請碼送100個。

不僅僅如此,阿哲那邊,還針對目前的情況,開發了一個代理后臺。

九公子跟木喬使用過之后,又經過阿哲跟他們講解,才理解了后臺的玩法。

阿哲在后臺里面,把邀請碼換成點數。也就是說,當代理需要邀請碼的時候,需要找九公子充值點數;當客戶需要用邀請碼激活,代理只需要在后臺用點數生成邀請碼。

1個點數可以生成1個月期限的邀請碼,2個點數可以生成3個月期限的邀請碼,8個點數可以生成一年的邀請碼,20點可以生成永久。

再者,代理需要一次性拿20個點數,才可以開通后臺。那么,就不存在說,代理不敢一次性拿大量的邀請碼,也不會出現,代理不知道要拿月卡還是年卡之類的情況。

最后,換成點數可以快速的回收資金,把貨源積壓在代理身上。

最關鍵的一點是,開通后臺只能通過上級開通,也就是說:假設九公子是上級,木喬是下級。

那么木喬只能找九公子開通,每次開通后臺需要20個點數,如果九公子后臺少于20個點數,就無法給木喬開通。

所以,會導致九公子加大購買點數,才能給代理開通后臺。

這樣,一層一層的積累下去,能回收的資金就比直接給他們發邀請碼快多了。

******

萬事俱備,一切都很順利。

在微信方面的推廣,已經招收了大量的代理,慢慢了已經有一定的影響力。可以說,大部分之前賣云盤的,都轉型賣直播。

九公子等人,也在短短的一個月,獲利50w。

但是,他們并不高興,也不滿足。

錢是越賺越多,也開始怕了。

下旺村一會所內,九公子三人住進了一個包房。這是村里最豪華的一家會所,據木喬說是當地的地頭蛇開的,后臺硬得很。

阿哲來得多了,也就不像一開始唯唯諾諾,話也多了起來。

“我想換個地方住,我現在住的地方總覺得不安全。”阿哲說:“我家樓下,最近老是有陌生的車輛,我都懷疑是JC來踩點的。”

阿哲原來是做網吧維護工作的,年薪不高,加上長期大手大腳的花錢,也沒存在多少。后來在網上搞搞黑客技術,幫人破解APP賺點外快。

加入九公子一起干,只是單純覺得有錢賺。一開始也知道H直播是違法的,加上現在賺得多了,也開始怕了。

“我現在有個習慣,會記住樓下平時停的什么車,什么顏色,車牌號多少。你看電視上法治在線,這是反偵察,要是經常有陌生的車輛,停在你家附件的話,那要注意了。”阿哲說完轉身看看桌子上的水果盤,拿了一瓣西瓜吃了起來。

“還有這種操作?要不我們找個小區,一起住算了,也方便交流嘛。”木喬說。

“恩,確實得留意一下,以前我進去過,里面有個老哥說過,JC辦事都會先踩點的。要不我們明天去就看看房子,我現在住的地方,也不大方便。”九公子接過木喬的話。

“好,就這樣干。”

******

新搬的房子,在村子里面最深的一片小區。從房子兩邊窗戶往樓下看,可以清清楚楚的到樓下的情況。樓層在三樓,有電梯,最重要的是,一二樓被一家網吧租了,都是打通的。

九公子看完房子,很滿意,按照阿哲的說法,可以從二樓逃跑,人多又雜,是最理想的方案了。

三人請了個搬家隊的,把所以東西都幫了過去。

房子處理完了,新問題又來了。木喬有個兄弟——麻子,跟著木喬做了一個月代理,賺得并不多,便打起了歪主意。

想通過木喬這邊,以1塊錢的成本,拿8塊錢的點數。

木喬看麻子是從小一起玩的哥們,而且現在也不差錢,開了個后臺沖了1w點給麻子。

沒想到,這個麻子心思拿著點數,不是自己賣給自己的渠道,而是趁木喬不注意的時候,把木喬的代理聯系方式拍了個照。

之后冒充官方,低價給他們批發開后臺。

最重要的是,九公子他們完全不知情!

最先發現問題的,是阿哲。

阿哲在這個團隊里面,拿4分利潤,而九公子跟木喬33平分。

在麻子挖代理的事情發生5天后,阿哲在統計收入時發現了這筆賬的出入。1w點只有1w塊,理應是8w的數目才是對的。

九公子知道后,非常郁悶。一個是自己的兄弟,一個是兄弟的兄弟。他不知道怎么去開口說這個事情。

“我還是得解決的。”

木喬到外面浪了一夜,直到下午5點多才回的宿舍。都看的出來,錢來得快,不為三餐發愁,又無妻兒之擾,高堂雙雙健在,生活也就安逸了。

看到木喬回來,九公子打屁的問:“昨晚爽嗎?”

“唉,爽個P,一幫兄弟喝酒喝到半夜,都短片了。睡醒了都不知道在哪里。”木喬擺擺手,說道。

你來我往的扯了幾分鐘,九公子切入正題:“你不是開過一個1w點的后臺?這筆數不對。”

“哦,我有個兄弟麻子,你見過的。那天有跟你說過,便宜給他開了個后臺呢。你后悔了啊?”木喬以為九公子覺得便宜賣了吃虧,聽完他后面說的話,才意思到不對。

“大木,你有沒有發現一個問題,最近你的代理都不沖點數了。”

“是啊,估計是生意不好吧。不對。。。你的意思是。。。”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,木喬一激靈:“你是說!他在挖我的人?”

“他不僅僅挖你的人,還低價出售點數。我用了一個小號加你下面一個大代理,出5塊錢一點數試探。你知道你代理說什么嗎?”九公子伸出食指敲了敲桌子,繼續說:“他說,他3塊一點數收我做他代理啊!”

“我已經決定,把麻子的后臺給封了,賬號直接注銷掉。你沒意見吧?”

“必須封!連我的代理都挖!估計是趁我不注意的時候,拿了我手機。”木喬火氣就上來了,想了想有發現有什么不對的地方:“我們封了他的號,他會不會搞我們?”

“恩,這確實是個問題,你對麻子的了解,他會不會善罷甘休?對了,你沒告訴他你住這里吧?”

“我誰都沒說,我都說我住老地方呢。先不管了,他要是敢搞我們,我就找人廢了他。”

事罷。最終這個事情不了了之,麻子也認栽,之前被挖的代理又重新回來拿貨,一切重新恢復正常。

******

月總有陰晴圓缺,人也有生死離合,總不可能順順利利的走完這段人生路的。

麻子的事情之后,“日光寶盒”正式步入軌道,由于市面上獨此一家,聚合了大量的H直播平臺,價格方面親民,加上阿哲開發了更為流暢的播放系統,使得日光寶盒在5月份,鋪開了市場。

每個月的收入,少的話一天5-6w,多的話一天8-10w,相當于一天,頂一個普通勞動者一年的收入存款,換成九公子的話說,那就是起飛了!上天了!

絕大部分的收入,來自于點數充值,還有一部分,來自于廣告費。

阿哲說:“現在我們的日IP穩定在3w以上,有廣告商上了幾個廣告位。”

廣告投放是木喬在負責接洽,投放在平臺首頁最頂層的滾動窗口投放廣告頁面,每個收費4000元一天,主要投放du博、s情網站的廣告。

九公子聽完之后,發表了不一樣的看法:“哲哥,我有個想法。我們日光寶盒里面不是聚合了各個平臺的H直播app嗎?這陣子,里面一個app的老板找我,問我能不能把他的排在第一位。他愿意支付每天4k的費用。”

木喬聽完,吃驚的說:“握草,還可以這樣玩?”

“那你就有所不知道了,那個老板跟我說,上次我們沒更新之前,他是排在第一位的,現在第18位,每天的流量少了很多。你也知道,日光寶盒只能看直播,不能打字也不能對話的。有很多S狼為了跟主播互動,還專門下載了他們的app。”九公子繼續說道。

“你倆想想,排第一位跟排最后一位,效果肯定不同的,關注量也是不同的,是不是這個道理。”九公子繼續說道。

“那我們就收費吧,只要給錢,就排前面,按天算。”

就這樣,他們多了一項收入來源。

明面上看,這筆收入對他們來說,不僅僅是一點兒的收入,而是一天增加好幾萬的收入!但是,問題恰恰就出在這里!

******

由于日光寶盒采用的是點數充值,高級代理商以8塊錢一個點數拿貨,這個是不會變的,所有人都不例外。

而高級代理商給下級代理賣多少錢,這個九公子他們就管不著了。

像是他的其中一個高級代理曬幫,給代理放的價格是10塊錢一個點數。而嬪粿放出去是15塊錢一個。

問題就在這里--------二級代理拿貨價格有空間!

從二級到其他層級,價格區間更大,有的批發價去到25一個點數。

自從九公子對各個app進行收費排名之后,他的一個代理,也是之前的20個送財童子之一,安濁單飛了!

作為跟九公子最熟的幾個代理之一,也是第一批做日光寶盒的代理,短短2個多月的時間,賺了10多萬!

九公子估算過這筆數,安濁從他這里拿8塊錢一個點數,前期一個20塊往外放給代理,慢慢降到18塊,15塊,12塊,到最后的10塊錢。

又以88一個的點數的價格賣個客戶,前前后后也跑了1、2千點。

微信群內,一段聊天記錄:

安濁:兄弟,有個機會,要不要合作一下,包你賺錢!

曬幫:什么機會?

安濁:我跟你說,我這邊有一個老板要合作!

“如果一個生意,有10%的利潤,它就保證到處被使用;有20%的利潤,它就活躍起來;有50%的利潤,它就鋌而走險;為了100%的利潤,它就敢踐踏一切人間法律;有300%的利潤,它就敢犯任何罪行,甚至絞首的危險。”木喬伸出一根手指,一字一句的讀了出來。

“哎,小九,這特么不知道那個鬼寫的,太有道理了!”木喬讀完之后,掏出煙,給九公子遞了過去。

“有道理?大木啊,我問你黃堵讀是不是來錢最快的?”九公子接過煙,沒急著回答,問了木喬一句。

“那還用說!你看我們搞的日光寶盒,來錢多快,一個月一套別墅。至于賭嘛,你看日光寶盒里面的直播就知道了,哈哈哈。”木喬打開一個直播平臺,點進一個名為“誠信經營”的房間,又指了指給九公子看。

然后又在一旁打屁。

自從日光寶盒打入市場之后,花樣也越來越多。

例如木喬指的“誠信經營”的直播房間,是一個專門用于du博的房間。主播直播的內容,就是一張桌子,上面擺個碗,再放上大小兩個紙片。紙片下方有一個支付寶,用于轉米。

如果用戶想玩2把,通過支付寶給主播轉米,就開始直播開大開小。

看似很公平,里面卻有小手腳,基本上轉過去的米有去無回,十賭十輸,卻仍然有不少人熱衷其中。主要還是日光寶盒無法進行交流,主播利用的就是這一點。

“這個房間賣的是什么?”九公子又看到一個賣東西的直播房間。“咦,這不是曬幫的聲音嗎?大木你看一下。”

“萬能寶盒?什么鬼,20塊錢一個月?”

房間里面,一個聲音,不斷的重復著一句話:萬能寶盒,能看到全網最新直播平臺,還能隨意點播任何XX視頻。只需要20塊一個月,包售后。

過了一會,他們明白過來了,這是有新平臺出來跟他們競爭了!

九公子并沒有第一時間找曬幫問個明白,而是弄了一個新微信,加了房間里面的微信,并咨詢了代理價格,了解情況。

“一次性拿100個以上,5塊錢,大木你怎么看?”九公子問。

“你的徒弟有能耐了唄,自己弄了個平臺,還砸你價格,還能怎么看。”木喬沒個正經的說道,一邊說還一邊笑,滿不在意。

“確實,他們愛鬧就鬧去吧,雖然價格比我們便宜,我們把代理維護好就行了,對了,你也看著點,代理不要被他挖去了。我也跟我下面幾個大代理說一下。”九公子想了想,又補充道:“這邊,跟哲哥說一下,每天閑下來的時候,花點小錢,攻擊一下他們的服務器,看他們怎么收代理。”

“嘿嘿,看我們賺錢眼紅了。行,等哲哥回來,我跟他說說。”

******

曬幫跟安濁,作為九公子的老代理,是第一批賺到錢的,但并非是賺得最多的。

這是因為,九公子的代理模式,是階梯式的,如果手底下的代理賣不動,自然就沒有那么多的收入,如果手底下的代理牛逼,那就是源源不斷的送錢。

安濁,對九公子跟其他幾個大代理都很熟,了解了九公子那一套,也知道九公子賺了多少。而他自己,慢慢的發展不起來代理了,心里就起了想法。

直到有一天,有一個代理問他,為什么不自己搞一個直播平臺?安濁才煥然大悟!

于是花了大價錢,找了一個技術幫他負責開發,最后做出來一個“萬能寶盒”。

為了能夠挖走九公子的代理,安濁還讓技術添加了一個新功能,那就是解析技術,可以直接觀看全網的H片,有點類似慢播的功能。

曬幫,就是安濁第一個挖走的大代理。

一開始很多人都不相信他們,也沒有幾個人愿意跟他們合作。從商業角度來說,大家都接受了先入為主的概念,就是日光寶盒。無可奈何之下,他們降低了價格,5塊錢拿點數,開始瘋狂挖起了代理。

價格有優勢,代理的利潤變大了,慢慢很多人開始跟他們合作。

但,并不妨礙九公子他們的發展。

九公子也留意著安濁,動不動就搞DDoS攻擊,用木喬的話來說,就是把他們干得稀巴爛!看他們怎么賣。

而這招,極大限制了“萬能寶盒”的發展,與此同時,九公子把在直播房間賣賬號的方法,告訴了大代理,把安濁他們都擠了出去。

中間還發生過一段有趣的事情:

嬪粿作為九公子的忠實代理,聽了九公子的方法之后,錄制了一段音頻,每天自動在直播間里面播放,而且,還弄了一部手機,一張代理零售表。

手機直接播放直播,代理零售表直接招代理。

更讓九公子苦笑不得的是,嬪粿把這個方法玩得就像路邊攤九塊九的模式一樣,什么買不了吃虧,買不了上當,循環的播放著音頻。還實時曬單,感謝老鐵購買日光寶盒一個,恭喜老鐵升級代理之類的。

木喬直夸嬪粿是個人才。

******

7月,雨季。

一切都是那么的平常,平常的風,平常的樓,平常的泰山。

“記得去年這個時候,下了很大的雨,我當時還是個二愣子,天天在網吧通宵,曠工,吃方便面都不舍得買個香腸。”

“為了一個女的,我當時是多么喜歡她,結果被出賣,抓了進去。結果認識了你,大木,還有哲哥。”

九公子三人,開車路過五馬村,他不禁感慨起來:“都說三年河東,三年河西。如今我也是有錢人了。大木你說,這世界怎么這么怪。”

“嗨,這世道不就是這樣嘛,餓死膽小的,撐死膽肥的。”木喬擺擺手說道。

“不過我有點擔心,最近膽小越來越小,怕有一天會出事。”九公子打著方向盤,駛入高速。

“不會的,我們賺得差不多,就收手,去國外。”木喬看著窗外飛快掠過的樹影,略有所思。“況且,你知道的,這幾個月,新出了很多直播平臺,都是模仿我們的。我們到時候低調點,退出不干就是了。”

“大木啊,你看著高速路上的車,誰知道在那天,在那條路,那臺車就出事了,而他們,也很低調。”阿哲也聊起來了。

“你個烏鴉嘴,滾滾滾。”木喬轉身給了阿哲一拳,隨后又聊起別的。

自從安濁搞了一個“萬能寶盒”之后,市場上又出現了各種各樣的盒子,一股勁的搶市場。平臺多了之后,九公子也懶得去理,以前偶爾打壓打壓,現在讓他們隨意發展。如今的他,萌生了退意。

錢,賺到了。九公子想,找個地方好好玩玩,瀟灑瀟灑。

而現實卻不能,日常的代理是九公子負責,APP方面是阿哲負責,平時都忙不過來。每天都要處理代理的事情,維護。論最閑的,應該就是木喬。

從年初到現在,確實有點疲累。幾乎沒怎么放過假,有也是跟木喬到會所瀟灑。

九公子和木喬,賺的錢都存著,想著等賺夠了,買個別墅或者跑車玩玩。

三人在車上,各有各的心思,各有個的想法。

明天會如何,也許早已注定。

“感謝老大!”

“老大威武!”

“V587!”

在高級代理群,九公子連發了100個百元紅包。

至于原因,并沒有原因。

九公子只是一時興起,而實際上,他們三人累計收入已經破千萬了。

一萬塊的紅包,對九公子來說,就是毛毛雨。

發完紅包之后,九公子又說了一句:“這兩天我要出趟遠門,不能給你們充點數。你們這些大代理,提前來拿點數。”

而后,一萬的紅包,代理們拿點數最終拿了幾十萬的點數。

九公子,聽了木喬的話,去了一趟澳門。

因為木喬說,那邊可以洗前,可以辦綠卡移民。

九公子明白了,木喬是有道理的。一旦做大了,肯定是會出事的,那,出國就是最好的一個選擇。

但是,幾天后,九公子回來了,他沒有把事情辦成。

“你說干他們那行的,怎么那么黑,洗個前抽的手續費,快抵上我們好幾個月的收入了!”九公子回來之后,氣呼呼的抱怨。

木喬遲疑了一下,說:“不對呀,我聽我朋友說,不需要那么高的啊,是不是你搞錯了?”

“沒搞錯,他們就這樣說的。”九公子再次肯定的說道。

一旁的阿哲,卻沒說話,他不懂這些。

“這事你還真不行,我跟你說得我去你又不信,不然,這樣,我再去一次!”木喬擺了擺手,說道:“我跟我朋友一起去,那人他認識,估計看你是個小年輕,坑你呢。”

“恩。。。也行,那你安排一下。”

******

隨著木喬的離開,九公子好像覺得,有什么不對勁一樣,有說不出來。

那種感覺很慌,就像是之前他住在鐵皮房里,明明是在最頂層,卻能聽到“樓上”有玻璃珠彈跳的聲音。

噠,噠,噠。

時鐘滴答滴答的響著,這是前段時間,木喬在附件超市買的,說是大甩賣,3塊錢一個。

此時是深夜3點,九公子還是睡不著,時鐘的滴答響,讓他覺得更加的煩躁!

“這沙比大木,賺了那么多錢,還貪圖路邊的便宜貨!”

他翻了個身,還是覺得不自在,隨手抓了錢包跟手機,去了附近的一家會所。

13天后,9月2號。

“老板,你這日光寶盒不好使啊,都看不了!”一個客戶抱怨著。

“別急,這事情也不是第一回了,你也知道,每次添加新平臺的時候,都會出現看不了的情況嘛。”嬪粿也急,但只能這樣跟客戶說。

這已經是第二天看不了了。

而且,嬪粿聯系不到九公子,他們幾個大代理,在代理群都鬧了,說九公子卷款跑路了,去澳門了。

嬪粿作為跟了九公子那么久的老代理,她寧愿相信,九公子只是去玩了,馬上就會回復。在群里面,不停的幫九公子說好話,安撫大代理的情緒。

但是她不知道,暴風雨將至!

9月5號。

依然,沒有九公子的消息。

嬪粿等大代理,終于是忍不足了,他們惡狠狠的罵著,早已把九公子跑路當做事實。

這時,安濁找了嬪粿。

“你我就不用多說,都那么熟了。現在的情況你也是看明白了,九公子跑路了。”安濁先做了一下鋪墊。

“我知道你要說什么,3塊錢一個點數給我,我幫你搞定這個市場!”嬪粿是個聰明的女孩子,一直以來都是。

自從做了日光寶盒,她已經買了一套100多方的房子,還有車。

跟安濁合作,短時間內可以幫他解決日光寶盒不能看的問題。一方面,她不做安濁的代理,她的代理遲早會被安濁挖走;另一方面,她現在有資本,也有資格,跟安濁談條件,已最低的價格拿到點數。

最后,雙方以4塊錢一個點數,達成了合作。

安濁也風風火火把萬能寶盒給做起來了,和嬪粿合作的第一天,是他真正感覺到,日進斗金是什么樣的一種體驗,爽翻了!

******

“哎,這都第幾天了,你給我換的這什么破玩意,萬能個卵哦!”

“嬪粿老大,你在嗎,回復我啊,又不能看了!”

“。。。。。。”

日光寶盒,萬能寶盒所有的代理,都面臨同樣一個事情,直播軟件不能使用了。

此時,是11月3號。

與此同時,眾多的直播平臺趁著這個機會,大量的擴張著自己的版圖,各樣各樣的寶盒,魔盒,聚合盒子橫空出世!

一度出現幾十種不同的直播軟件,取代著日光寶盒跟萬能寶盒的市場!

直到11月23號。

網絡上出現了“日光寶盒”等多起案件涉案金額超1000萬的新聞之后,所以代理才恍然大悟!

至此,一個新型聚合直播軟件,一度獲利過千萬的涉H組織,覆滅!

在互聯網時代,一夜成為百萬富翁,也許對普通人來說遙不可及,而對挺而走險,敢于付出生命的代價的人來說,也并非不可能。

暴利,即風險。

刑法,已寫明。

在這個笑貧不笑娼的時代,萬貫家財如同廢紙,星星之火便可燃盡!而又有多少人,似那飛蛾,甘愿投身其中,哪怕燒得遍體焦爛,也想尋得一絲所謂的“光明”。

人若無名,便專心練劍,待到江湖云起,風口將至,便似鴻鵠,皆可翱翔直上九重天!

全文完。

admin 210文章 1評論 主頁

請你留言

必填

選填

選填

◎歡迎參與討論,請在這里發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觀點。


  用戶登錄
 
上海Ⅱ选5计划